位置:首页 - 服务领域
公司被他人冒名开立银行账户用于抽逃出资案
发布日期:2021-02-19   来源:侯二朋律师    阅读:198 次

案情简介

20197月一天,客户浙江某公司打电话给本站侯律师,述称其银行账户被法院冻结了。法院冻结银行账户的裁定书提到的原告及其他被告其从未听说过,涉诉金额近4000万元。客户一时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非常担心。

侯律师接到电话后对客户进行安抚,并根据裁定书中法官姓名,尽快与承办法官取得联系,要求领取诉状、原告提供的证据等材料。次日,侯律师陪同客户到法院领取了案件材料。案件材料直指一个2009年开立的银行账户与客户有关,但客户非常肯定地确认该账户不是其工作人员开具,也从未得知公司在外地有银行账户。根据客户的陈述,侯律师初步判定客户被他人冒名开立了银行账户。

在诉状中,原告主张其股东在设立公司时通过以客户名义开立的银行账户抽逃出资,应承担赔偿责任;客户协助其股东抽逃出资,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在此案件中客户面临两座大山:

一是,如何证明该银行账户不是其开立的。如果不能证明该银行账户不是客户开立的,客户是否需要承担赔偿责任;

二是,原告的股东在公司设立有没有抽逃出资。

第一座山是关键,第二座山有赖于其他被告的举证情况。

 

办案经过

对客户而言,面临的第一座山可以拆解为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事实证明问题,如何证明该银行账户是被他人冒名开立的;第二个问题是法律适用问题,假设该银行账户是客户开立的,原告的注册资金通过该银行账户转出,是否构成协助抽逃出资行为。如果能攻破这两个问题中任何一个,客户将可以实现全身而退。

一、想方设法收集证据证明该银行账户为他人冒名开立

在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证明该银行账户为他人冒名开立的情况下,只能通过间接证据来影响法官的判断。为此做了多方面的工作:

1.申请调查取证,取得该银行账户的开立、注销、使用的资料

通过调取的银行账户资料可以确定该账户由姚某控制、操作。客户对姚某毫不知情。但是由于银行账户资料有客户名字的印章。如果要证明该银行账户并非客户开立,则需要取得姚某的确认或者通过印章的真伪来判定。姚某无法取得联系,无从查找;印章的真伪也无法辨别,如果进行鉴定需要提供相应的检材及高额的鉴定费。从该银行账户直接入手陷入困境。

2.收集客户公司的银行往来,确定客户公司与该账户涉及的人员没有任何关联,间接佐证客户公司主张银行账户并非其开立。

3.申请该账户开立时的法定代表人出庭作证,确定其未亲自到银行开立该银行账户。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公司开立银行账户的规定,公司开立银行账户需要由法定代表人亲自前往,或者由法定代表人委托他人办理。但在该银行账户开立时,法定代表人在哺乳期,从未去银行开立账户,也未委托人他人办理。

即便多方努力收集证据,由于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证明客户公司被冒名开立账户的事实,法院认定客户被冒名的事实微乎其微。针对此客观情况,制定了一套应急预案。结合法律规定,即便不能证明该银行账户被冒名开立,客户无须承担责任的可能性较大,先举出上述证据。如果一旦因不能证明该银行账户被冒名开立将导致客户承担责任可能性较大的,则针对银行账户的控制人姚某立即发起诉讼,以中止本案诉讼。

 

二、多角度分析仅有“原告的注册资金通过该银行账户转出”事实,并不属于协助抽逃出资行为

 

1.根据现行有效的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的规定,协助抽逃出资的责任主体为协助抽逃出资的其他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实际控制人,并不包括这些主体以外的人或组织

1)本案属于与公司有关的纠纷,应适用公司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最高院就审理公司设立、出资等案件适用法律问题发布了公司法司法解释三。关于协助抽逃出资的责任主体应以该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为依据。原告主张适用《侵权责任法》规定,与法律适用有特别法应优先适用特别法的原则相悖。

2)该解释的第十四条规定,股东抽逃出资,公司或者其他股东请求其向公司返还出资本息、协助抽逃出资的其他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实际控制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可见,协助抽逃出资的义务人为协助抽逃出资的其他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实际控制人。客户公司显然不在此列。

2.即便适用公司法司法解释三在2014年修订前规定的第三人协助抽逃出资的规定,美基公司主张的彩虹公司协助行为也不符合该规定的构成要件

2014年以前的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五条规定,第三人代垫资金协助发起人设立公司,双方明确约定在公司验资后或者在公司成立后将该发起人的出资抽回以偿还该第三人,发起人依照前述约定抽回出资偿还第三人后又不能补足出资,相关权利人请求第三人连带承担发起人因抽回出资而产生的相应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据此,第三人承担协助抽逃出资的法律责任的构成要件为:(1)第三人代垫资金协助发起人设立公司;(2)第三人与发起人明确约定在公司验资后或者在公司成立后将该发起人的出资抽回以偿还该第三人;(3)发起人未能补足出资。可见,该第三人需要与发起人在公司设立前就已达成代垫资金并在验资完成后协助抽逃的共同意思表示。

本案中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客户公司垫付了资金协助原告股东设立公司,更没有证据显示验资后的资金偿还给了客户公司,相反根据客户公司提交的该银行交易记录,涉案的该笔资金来源不明确,且最终转入至夏某个人账户。可见,即便按照2014年以前的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五条规定,客户公司也不属于应承担协助抽逃出资责任的第三人。

2.从司法实践来看,大多数中级法院认为随着2014年公司法司法解释的修订,即便构成原规定的第三人协助抽逃出资,由于司法解释删除了相应规定,判决第三人承担协助抽逃出资的责任已无法律依据

法院的主要理由是修订后的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规定本决定施行后尚未终审的股东出资相关纠纷案件,适用本决定;本决定施行前已经终审的,当事人申请再审或者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决定再审的,不适用本决定。进而认为权利人主张第三人垫资协助抽逃出资的诉讼已无法律依据。所以即便客户公司确有协助的行为,原告要求客户公司承担协助抽逃出资的责任亦没有法律依据。

由此可见,就协助抽逃出资追究责任的案件中,协助抽逃出资是有其确定构成要件的法律名词,要按照最高院确定的法律适用规则来予以认定。随着公司法司法解释三在2014年的修改,协助抽逃出资的责任主体仅限于协助抽逃出资的其他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实际控制人。除此之外的第三人,已不构成协助抽逃出资的责任主体。

 

案件结果

一审法院未能认定该银行账户为被冒名所开立,但就法律适用问题,采纳了本站律师的意见,驳回了原告对客户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法院宣判后,本案进入二审。20202月,二审法院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客户公司长达一年多的一场无妄之灾,终于落下大幕。

版权所有 2021-2022 © 杭州企业法律顾问-杭州公司法律顾问-杭州初创企业法务-止讼律师网 浙ICP备2021007262号